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冰冷的声音从韩逸口中传出,头顶那片由煞气幻化成的尸山血海景象溃散消失,漆黑的煞气汹涌下来,瞬间变作一个黑色的结界将秋玲珑和韩逸一起笼罩。

    嘶嘶,赤蝰蛇从黑暗里游弋出来,巨大的头颅扬在韩逸头顶,血色竖瞳射出数尺长的血光。

    “摄魂。”

    一道意念传到赤蝰蛇的脑海里,它眼里的血光一闪,无形的精神力轰然涌出,远处的秋玲珑脑袋一痛,脸色苍白。

    韩逸发动浮光掠影,瞬间就出现在秋玲珑身边,雷霄剑斩向她的咽喉。回过神来的秋玲珑看到韩逸毫不留情的一剑,眼底闪过一丝悲伤。

    原来自己对他来说,竟然这样微不足道,虽然是被心魔侵袭,可他对自己动手的时候是那么的毫不犹豫,也毫不留情。

    就在这时,一道璀璨的银光骤然撕裂了镇魂之狱的结界势如破竹的闯入,巨大的危机感在韩逸脑袋里升起。他身形扭转,巨阙格挡,轰,银光顶着韩逸的身体倒射而出,无与伦比的力量震得他全身疼痛,虎口完全撕裂,鲜血淋漓。

    可韩逸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一样,依旧紧紧地握着巨阙重剑,破碎的煞气回到他的身边萦绕不散,赤蝰蛇已经变作了一条黑色小蛇缠绕在他的手臂上,盯着此刻闯入擂台的人,愤怒的嘶叫。

    “心魔入体。”看到韩逸的模样,雷凌羽悚然一惊。

    脑海里昆仑镜中九方丌也察觉到了韩逸的变化,眉头紧皱。

    “这小家伙的执念,强得出乎我的意料啊。不过这样一来,他成功的可能性就更大了一些。”

    嗡,识海空间里灵体小剑颤动,其中的龙形虚影咆哮一声,无形的波动激起一阵银光,黑暗里无数血色的雾气在银光之下显形。

    “啊。”擂台上韩逸痛苦的低吼,当,两柄剑从手中脱落坠地,他捂着脑袋跪在地上,脸色扭曲。

    识海空间那些血色雾气汹涌而来,扑向韩逸的精神灵体,虚幻的龙形发出龙吟,扑来的血色雾气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挡,无法靠近。

    那些血雾不停的翻涌,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完全化成一个漩涡,笼罩下来。韩逸体内的夔龙精血急速流动,血管壁上蓝紫色的雷纹电光闪烁,一阵无形的龙吟声冲入识海空间,那条虚幻的龙形同时咆哮,两股力量作用在血色漩涡上,瞬间将之击溃。

    溃散的血雾飞快的开始凝聚,准备再度发起攻击,就在这时一道蓝紫色的闪电从黑暗深处射来,将所有的血色雾气化为虚无。

    擂台上韩逸身边萦绕的煞气尽数消散,韩逸额头上的血色十字刻痕隐没消失,他剧烈的喘息,大汗淋漓。赤蝰蛇似乎感受到了这些变化,转首对着韩逸嘶叫。

    “给我滚回去。”韩逸低吼,看向赤蝰蛇的目光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眼底一丝疯狂闪过。

    赤蝰蛇忽地溃散成一股煞气,融入到韩逸的身体之中。他从地上站起来,握住巨阙和雷霄剑,看着自己的手苦笑。

    “老师。”他看向雷凌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木头,你没事吧?”秋玲珑连忙问道,满脸关切。

    “我没事。”韩逸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刚才,对不起。”

    “没关系没关系,你看我这不是没事嘛。”

    “莫长老,韩逸接下来的比斗顺延到明日,我现在要带他离开一会儿。”雷凌羽吩咐完,一把抓住韩逸的肩膀,在银光的笼罩下冲天而起,去往内府的方向。

    “喂,老头,你也带上我嘛。”秋玲珑看着那道消失在云雾里的光虹,喊叫,最后只能暗自嘟囔,离开了擂台。

    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韩逸就和雷凌羽来到了那片竹林,木屋依旧如一年前,毫无变化。

    竹林里寂静无声,微风轻轻的流过,令人心安。韩逸看着那片空地,圆形的石桌边是四个小小的石凳。

    雷凌羽走到一个石凳边坐下:“过来坐吧。”

    韩逸抿了抿嘴唇,走到雷凌羽对面的石凳边坐下,低着头不说话。雷凌羽也不说话,从空间纳戒里取出一个酒壶,两个酒杯,斟上酒,然后把其中一杯推到韩逸面前。

    他也没说什么,自己先举杯一饮而尽。韩逸看着淡青色的酒液,酒香清淡,浑如森林的味道。

    “怎么,不陪老师喝一杯?”

    “老师,我......对不起。”韩逸低头。

    “有什么对不起的,你也没做错什么事,杀伐之道至强也至暴,本就难以预料,你既然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