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在杏儿等人离开后的第三天,水轻柔让府上的管事准备了香烛和瓜果,陪着陈旭去江楚月坟上祭拜。

    别人或许不清楚江楚月和陈旭的关系,但水轻柔是知道的,当初她在小河村和清河镇呆了一年多时间,也和江楚月有过两次交往,虽然不多,但从每次江楚月看见她之后那种愤怒的眼神就知道,那个小女孩是喜欢陈旭的,不过对于水轻柔来说,她不会因为身份地位有半分的退缩,因此几次相见,两人也并不是十分和谐,后来从琅琊返回,突然之间发现江楚月性情大变,但看陈旭的眼神更加迷恋和孤单。

    但命运无常,当初那个刁蛮的少女,却因为救陈旭命丧毒箭之下,这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结局。

    距离清河别院西十里之外有一片山林,是当初王青袖去世后皇帝赏赐的一片陵园,专门还有几户农户负责守护。

    荒草萋萋树叶凋零,寒冬的陵园更显几分凄凉和孤寂。

    眼下陵园有两座坟墓,一座青砖夯土大墓,前面立着一块玄色石碑,上面写着爱妻青宁公主之墓,转眼五年过去,坟前两株松柏已经丈余高,枝叶青翠显的颇为惹眼,坟冢之上早已长满野草,虽然有守墓人照看,但四周也已经被荒草荆棘遮掩,显的孤寂而凄凉。

    陈旭站在大墓前面看着墓碑沉默半晌之后顺着一条小路上树林侧面而去,约里许之后,又一座坟冢出现在眼前,四周同样已经长满荒草荆棘,但让陈旭惊讶的是,坟前竟然还站着一个身穿武服头戴武冠的男子,约莫三十余岁,颌下一丛黑色短须,腰悬长剑,相貌堂堂英俊威武。

    听见陈旭和水轻柔的脚步声,男子回头赶紧拱手行礼,“江楚天拜见清河侯,拜见侯妃!”

    看着男子的相貌,陈旭略微点头:“你便是楚月的大兄?”

    “正是,楚天一直在西北军营服役很少回家,此次跟随武城侯回来参加上将军的葬礼,便在咸阳多留了些时日,如今上将军祭期已满,楚天将跟随武城侯返回军营,离开前特地前来祭拜一下三妹,没有提前通告侯爷,还请恕罪!”江楚天恭恭敬敬的回答。

    陈旭心头微微一动,眼神落在江楚天脸上片刻之后收回来,“楚月去世,本侯也很心痛,今日特来祭拜一番,江兄稍待!”

    陈旭说完从水轻柔提来的篮子里面拿出瓜果香烛,供奉在江楚月的坟前,点燃香烛之后一丝不苟的躬身行礼,神情非常肃穆认真,水轻柔也一起福身行礼,礼毕,陈旭退后数尺,看着墓碑上‘未婚妻江氏楚月之墓’的铭文,微微叹息静默许久。

    “没想到今日能够遇见江兄,相请不如偶遇,还请江兄去侯府招待一番以尽地主之谊!”等到香烛燃烧殆尽,陈旭这才和江楚天说话

    “能得侯爷相请,楚天荣幸之至,不过楚天明日一早就要动身去北地军营,今日要返回美原镇与武城侯汇合,实在不敢耽误军令,还请侯爷恕罪!”江楚天微微犹豫一下便拒绝了。

    “既然如此,本侯也不便相留,下次江兄回来记得来侯府做客,我与楚月姑娘相识许久,与令尊也非常熟识,千万不要太过见外!”

    “侯爷放心,下次楚天回来必然去侯府拜访,父亲大人也曾数次来信让楚天有空前来拜访侯爷,但奈何军务在身终不得闲,今日家中还有诸多事情要安排,楚天就不打扰侯爷和侯妃了,告辞!”

    “江兄慢走!”陈旭微微点头,看着江楚天顺着小路离开,然后随着驾驾几声,一阵马蹄声由近及远而去。

    “江楚天……他突然来干什么?”听闻马蹄声逐渐消失,陈旭收回眼神,捏着下巴满心疑惑的思忖。

    江北亭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江楚天就是老大,以前交往多次的江楚星是老二,江楚月在家排行第三,还有一个最小的儿子叫江楚云,不过陈旭见过的只有江楚星和江楚月,另外两个从未见过面,不过只看相貌陈旭也能够认出来,江楚天和江楚星相貌有七八分相似,一看就是亲兄弟。

    而且江楚天还在北方军营,是武城侯王离的手下,如今虽然只是一个校尉,但江氏如今已经跻身大秦顶级贵族直列,江璞、江珩、江琥、江北亭皆都算是大秦高官,江楚星这些二代虽然官爵都不算太高,但只要慢慢发展,这些家族嫡系子弟终究都会一步一步爬上军政两届的中高级位置,加上家族之间不断的联姻,最后形成一个复杂而庞大的官宦之家,盘根错节的控制着庞大的财富和权势。

    江楚天虽然陈旭不熟悉,但他或许清楚雁门关事件的内幕。

    不过看来他还是有所顾忌,不愿意和自己有太多的纠葛。

    即便是有江楚月的这层关系,不过这种根本就不成立的婚姻没有任何情缘可言,一个死去的妹妹,他自己都不会太过在乎,又怎么会当做关系的纽带。

    “夫君在想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