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宾客散尽,侯府回归安静,侯府的家仆收拾酒宴之后的残局,陈旭在前院送走所有宾客之后,也带着微微的醉意去后院看望今日的小寿星。

    百日喜宴,是对于新生命的一种祝福,希望其健健康康长命百岁,因为婴儿出生的前三个月,基本上是抵抗力最弱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生病夭折,因此这百日宴又称为百日关,过了一百日,表示婴儿已经可以褪去襁褓,真正有了抵抗外界环境的能力,也算是生命成长到了另一个阶段。

    在这个医疗极度原始落后的时代,生儿育女既是一种责任,同样也是一种痛苦,生产就是第一道鬼门关,大量婴儿和孕妇难产去世,然后有大量的婴儿夭折于两三个月之内,主要还是疾病和感染等无法医治,因为这个时候的婴儿基本上无法服药治疗,然后到学会吃饭走路说话之后,面对的夭折危险大部分就是各种不确定因素,比如野兽攻击、食物中毒、受伤、溺亡等,一般孩童要长到七八岁左右才有了基本的生命保障。

    因此根据古老的传统,百日宴之后父母需要为婴儿取一个便于称呼的小名,俗称乳名。

    (注一下:小名起源于周朝,称为幼名,便于亲人称呼,孔子名丘,实际上丘就是他的小名,意思是小土包。春秋时期还有一个国君的小名也很霸气,晋成公的小名叫黑臀,因为他老妈怀他的时候梦见一个黑屁股的神人。到了汉朝之后,士族阶层觉得小名不雅,开始逐渐废止小名采用正名,成人礼之后再有冠字,好友之间一般就称字,一般也是不直呼其名的,不然显得不礼貌。)

    后堂聚集了一大群人,陈姜氏、韩田氏、杏儿、虞姬还有水轻柔蒙婉嬴诗嫚范采盈范采薇等,加上侍女莺莺燕燕一大屋子人都在争相抱着今日的小寿星逗弄,而且今日还专门换了一套雪狐皮的衣裙,头上戴着毛茸茸的帽子,看起来颇为喜庆。

    “来,给我抱抱!”陈旭从范采盈怀里把女儿接过来。

    “夫君,二娘过了百日宴,需要给她取一个幼名也好平日称呼!”水轻柔提醒说。

    “嗯,的确该如此!”陈旭点头,然后一只手抱着女儿,另一只手捏着下巴开始思索,一屋子人都安静下来,范采盈更是忐忑紧张眼巴巴的看着陈旭,希望陈旭能够为自己的女儿取一个好听的名字。

    “轻柔,二娘八字如何,有没有缺啥?”半晌之后陈旭突然开口。

    房间的紧张气氛一下被打破,水轻柔哭笑不得的说:“二娘八月十五巳时出生,生辰八字推算五行俱全,并无缺憾!”

    “五行圆满,又是中秋节,注定大富大贵圆满无缺,幼名就叫圆圆如何?”陈旭一番思量之后开口。

    “陈圆圆,夫君为二娘取的好名呢!朗朗上口而且寓意深远……”

    “不不……这个名字不好,不吉利,待我再想想……”

    听的水轻柔说出陈圆圆三个字,陈旭突然脸皮一抖赶紧摆手,这个名字不是好名字,天生晦气,有国破家亡的征兆。

    一家人都不知道陈旭为何突然这么大的反应,嬴诗嫚在旁边温柔的说:“夫君,我觉得圆圆很好听啊,圆满、团圆、没有缺憾……”

    “侯爷,妾也以为二娘用这个名比较好!”范采盈也迷惑不解的开口。

    “不好不好,二娘岂能跟大熊猫同样的名字,待我再想想……”陈旭摆手再次凝神思考。

    “原来夫君是担心这个,其实没有必要啊,幼名要低贱一些才好养活,圆圆没什么不好!”

    “是啊,我也觉得挺好,圆圆挺可爱的!”

    “要不姐姐再生一个,到时候就叫团团如何?”

    一群女人都在旁边嘻嘻哈哈的嬉闹。

    “二娘就叫秋月吧,中秋佳节满月升空,同样预示团圆美满,圆圆这两个字以后不许再称呼!”想了许久之后,陈旭终于想到了一个新的名字。

    “是,多谢侯爷赐名!”范采盈高兴的从陈旭怀里把女儿接过来,一群女人都开始笑着逗弄婴儿呼唤秋月这个名字,陈姜氏不识字,也不知道秋月和圆圆有什么区别,只是高兴的合不拢嘴。

    陈旭从热闹的房间退出来,站在院子中央一颗桂树下面,抬头望着略有些阴霾的天空发呆。

    “夫君!”水轻柔跟了出来,站在旁边轻声问,“夫君是不是想起了楚月姑娘!”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