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上次在国医馆,本侯问起赵地诸郡的民风和民俗,不过当时父母突然来咸阳,因此就没有细问,今日刚好有些闲暇,所以还是想请江大人来聊一聊,本侯听闻江大人原来在太原郡任郡守之时官声良好,颇得当地民众拥护……”一杯热茶喝完,陈旭亲自给江璞再次斟满一杯。

    “多谢多谢!”江璞激动的双手捧起茶杯,等茶斟满之后才满脸苦涩的说:“侯爷谬赞,官声良好之说当不得真也,太原郡原属赵地,而秦赵两国几乎是世代仇敌,相互争斗数百年,当年武安君白起在郡城晋阳之南的长平坑杀赵军四十余万,由此造成太原郡十室九空,数十年都不得复原,璞在秦王十八年调任太原任郡守,而那时距离长平之战已经过去近三十年,但整个太原郡仍旧凄惨无比,孤儿寡母者无计其数,繁重的劳役和粮税全都压在那些妇女和男女幼童身上,甚至有些地方整个乡镇就见不到一个身体强壮的成年男子,璞虽然是秦国人,但秦赵虽是世仇,但也是兄弟之邦,边境民众来往从未禁绝,璞自幼信奉儒学,尚贤重礼,以仁德为怀,不忍见治下民众疾苦不堪,因此在征召徭役和催收粮税等政务方面太过宽济,屡屡无法按律令完成曾经被陛下和朝堂斥责多次,要不是尚有一些族中亲朋在朝堂帮衬,璞早已被罢去郡守之职,璞在朝堂的官声并不好……”

    江璞一番话说的诚恳无比,陈旭听完也颇为感叹的点头:“赵地情形本侯也多有耳闻,秦赵连续大战数次,当初长平之战武安君坑杀四十余万赵卒,让赵国实力大损,后上将军再伐赵,与李牧将军在井陉相持年余,最后大破赵军,赵军再次死伤惨重,刚刚积累起来的一点儿民力再次遭受重创,连续两次大败,赵地百姓也承受了巨大伤亡,十室九空之说并非空穴来风,加上沉重的徭役和粮税,赵地百姓必然生活凄苦无比!”

    “侯爷说不错,璞也是不忍见治下百姓太过凄苦,因此才不得不在徭役和税粮上宽限,但也因此让璞承受了朝堂巨大压力,十余年下来功考簿上没有半分功劳,本来璞也以为哪天会被罢官回家,没想到还有时来运转的一天,因为三弟江琥突袭匈奴得建大功封侯,陛下竟然将我调回咸阳担任吏部署丞,要说璞能有今日,还要多亏侯爷,若不是侯爷发明新式马卒装备,三弟也不可能顺利突袭匈奴王庭……”

    “阴山侯得建奇功,还是因为他自己,与本侯没有关系,即便是有了新式马卒装备,换成别人也不会成功……”

    陈旭摇头接着说:“如今我大力推行改革,推动民生和商业发展,数年下来中原诸地改善很大,但赵地地处西北,加之大河阻隔来往不方便,商业发展并不均衡,本侯一直想找一个熟悉前赵诸地之人了解一下,突然想到江大人曾经任职赵地十余年,因此今日特邀请江大人来喝茶一叙。”

    江琥忐忑的心慢慢平静下来,一边喝茶一边把当年在太原任职之时的情形捡记忆深刻的一些仔细讲了一遍。

    “侯爷,璞所说的这些事都是亲眼目睹之事,赵地民生凄苦令人不忍,但赵地百姓也并非软弱之辈,许多事又是迫不得已不得不如此,总之,六国之地不是我关中,即便是十年二十年过去,这种情形仍旧不可避免,不过璞相信,随着侯爷不断的推进改革,大秦的凝聚力也会越来越强大,六国之地民众的敌视和抗拒也会越来越平缓,这种凄苦的民生状态也会逐步改善……”

    “听江大人一席话,本侯也感悟良多,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等身为卿侯执掌大秦中枢,就应当关注天下民生疾苦,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如今六国百姓皆都是我大秦子民,因此都需要一视同仁而不能再有地域之见国别之分,六国君王早已化作尘土,那诸侯征战的杀戮也早已烟消云散,那些各自为君王征战的前六国将士也不应受到不公正的对待……”

    陈旭看着手中的茶杯冒出的袅袅热气,脸色慢慢变得凝重起来,“江大人,当初上将军伐赵,相持年余不能获胜,几乎将大秦拖到摇摇欲坠的地步,后来上将军不得不施展反间计让赵王杀了李牧,赵军军心动摇之下才一鼓作气攻破邯郸,李牧虽死,但听闻赵地民众对其非常敬重,各地都修建有庙宇供奉香火,此事江大人如何看待?”

    江璞手微微一抖,感觉陈旭今天请他喝茶的目的他并没有猜错,因此慢慢放下茶杯点头说:“侯爷说的不错,李牧就是赵地民众心目中的英雄,无论是征讨匈奴还是对抗六国,都当得起中流砥柱的作用,赵王迁杀李牧,实无异于自毁根基,璞在太原任职十余年,时时刻刻都感受到这种崇拜和敬重,郡城晋阳内外就有好几座供奉李牧灵位和塑像的庙宇神龛,每日香火不断!”

    “有一件事不知江大人听闻没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