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回到清河别院,陈旭把牛大石和杏儿都找来,房间里也只有陈旭和陈虎陈姜氏三人。

    “爹,娘,叫我和大石哥来有什么事?”杏儿风风火火跑进来就大声询问。

    杏儿虽然已经快十五岁,但这些年跟着陈旭在咸阳生活,无论是在女子学院还是在平日的生活的当中,接触的都是王侯公卿和富豪商贾的女儿,学会了识字、算数、绘画、舞蹈、音乐、剪裁、绣花等各种乡下女孩子根本就接触不到的高档教育,几年下来不光脾性和以前大不一样,而且平日锦衣玉食的生活保证了身体得到良好的发育,身材高挑皮肤水灵,即便是在一群王侯公卿的女儿之中,容貌也并不逊色太多,唯一就是做事比较风风火火,大声嚷嚷说话的习惯改不掉,还保留着当初那个农村小丫头的特色。

    “大石坐!”陈旭让牛大石坐在自己旁边。

    “杏儿,来,娘抱着!”陈姜氏也招手让杏儿坐到自己腿上。

    “旭哥儿,发生了什么事?”牛大石一屁股坐下来,心情突然有些忐忑。

    “这次让你和我爹娘一起来咸阳,一是想接你们来咸阳玩一下开开眼界,可惜婶娘没来,只能等下次了,另一件事就是你和杏儿的婚事……”

    “成亲~”坐在陈姜氏腿上的杏儿惊呼一声站了起来,然后盯着牛大石,脸颊慢慢泛起羞红。

    “坐下,吵吵嚷嚷成何体统!”陈虎轻轻拍了一下扶手,杏儿扭扭捏捏的的转头看看这陈姜氏,噘着嘴说:“嫁给大石哥我愿意,但是……但是我不想回清河镇!”

    “呼~”几乎同时,房间似乎响起三声吐气的声音。

    陈旭是因为杏儿没有反对,这样也少了许多操心和麻烦。陈虎是因为的确对不起这个女儿,才三岁自己就出门打仗,等回来杏儿已经跟着陈旭到咸阳来生活了,父女两人几乎没有什么太亲密的亲情关系,虽然嘴上说的严厉,但如果杏儿真的反抗这门婚事,他会更加伤脑筋。至于陈姜氏,她和牛大石的母亲天天在一起种田唠嗑,在杏儿还很小的时候,各自都已经把对方的儿女当做了自己的媳妇和女婿,平日照顾有加,大石的母亲也期盼儿子结婚好几年了,到了成亲的这个节骨眼上如果陈家反悔,恐怕这数十年的邻居感情也要破裂了,以后见面都尴尬。

    眼下杏儿不反对,那么这件事几乎就已经板上钉钉的没太多问题了。

    至于杏儿不愿意回清河镇这件事在陈旭看来简直就是理所当然之事,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愿意回去。

    咸阳多繁华多热闹,在这里有当左相的兄长罩着,有五公主和蒙婉这两个妇女界最为尊崇的嫂子罩着,还有一个武功高强的大嫂子罩着,哪怕她是一个女儿身在咸阳也无人敢惹,那些王侯公卿家的儿郎们看到她,也只能小心翼翼的巴结讨好,胆敢得罪清河侯的妹妹,估计回家会被老爹打断腿。

    更何况咸阳有一大群和她要好的女同学,都是王侯公卿家的女儿,和她身份差不多,每日玩闹娱乐早就把清河镇还有小河村丢到爪哇国去了。

    至于嫁个牛大石这件事,杏儿也秉承着这个时代父母之命的风俗习惯,大概从小懂事起也就认定了自己将来的夫君就是牛大石,因此这么多年身份习惯都在改变,唯独这个念头从未变过。

    眼见杏儿自己不反对,陈旭立刻笑着点头说:“好好,你不愿意回清河镇和小河村,我便在城内帮你们购买一套大宅院,大石回去把婶娘一起接过来,到时候就在咸阳举办婚礼,以后就在咸阳生活,这样我们两个也能时常见面!”

    “嘻嘻,我就知道兄长对我最好!”杏儿搂着陈旭的胳膊喜笑颜开。

    “旭哥儿……”牛大石犹豫一下站起来,脸色有些忐忑,“我……我不想来咸阳……”

    呃!陈旭愣了一下奇怪的问:“为何?你放心,非是让你入赘,只是让你把家安在咸阳而已,如果你觉得我出钱帮你买房不好,就算是我借给你的,到时候你慢慢还我,何况你我从小亲如兄弟,无需为钱财在意……”

    “不是不是!”牛大石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旭哥儿长期都不在清河镇,但封地那么大总得要人照看,镇上那么多工坊,我……我放心不下,我担心别人照看不好……”

    “你真的这样想?”陈旭惊异的问。

    “嗯,旭哥儿如今都是大秦左相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天下除了皇帝就你的官最大,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但你也知道我比较笨,来了咸阳也帮不了你什么大忙,但清河镇我还算熟悉,能够帮你把封地管好,将来侄儿出生之后就继承清河侯的爵位,封地上一切都好,要钱有钱要粮有粮,我这个姑父也算是没白当……”

    牛大石一番话说的情真意切,陈虎和陈姜氏都神情动容,陈旭捏着下巴想了许久说:“你这些年帮我管理清河镇,的确让我轻松不少,但你也别太担心,你如果愿意来咸阳,清河镇我会另外安排人回去照看!”

    “旭哥儿不用劝我,咸阳我呆不习惯,而且我娘也不习惯,她从未出过远门,旭哥儿当年教导我要孝敬父母,如果我来咸阳,娘肯定和虎叔婶娘一样不愿意来,小春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