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而就在皇帝巡游东南之时,同样有一支大秦禁军保护的队伍在背道而驰,正驱车马在广袤无垠的荒漠和草原之中穿行,一路忍受颠簸极寒到处寻找月氏王庭所在。

    从一月初出发,到三月初,整整接近两个月的时间,李顺带领的这支出使月氏的队伍在广袤荒芜的苦寒之地还没有找到他们要出使的目的。

    一月初十出发,二月初渡过大河进入月氏境内,但因为没有地图和熟悉的向导,这支队伍在积雪和荒漠之中跋涉近二十天,幸亏携带的干粮足够,加上沿途打劫一些小型的月氏部落,这样才能坚持下来。

    而面对大秦这支小型的使臣队伍,刚刚度过寒冬的游牧民族充满了恐惧,其中一些部落甚至还进行了攻击,但在三百全副武装的大秦铁骑的面前,上千人的聚集区根本就不堪一击,连续数次的屠杀之后,这支队伍的将士马屁股后面都挂上了一串一串的人头。

    虽然期间也有大秦将士受伤,但几乎都是轻微的箭创和皮外伤,两层皮甲加上还有一些精铁打造的甲片保护,月氏并不算锋利的骨箭和刀刃并不能给护送的禁军造成太大的伤害,随行的医士和护士进行简单的包扎就基本无碍,从俘获的俘虏口中,这支队伍也终于慢慢打听到了月氏王庭所在,加上进入三月氏后气温回暖,草原荒漠之中也开始花草繁盛起来,没有冰雪阻路,队伍的行军速度也快了不少。

    荒漠边缘一片花草盛开的草场,无数牛羊马匹在草原上放牧,偶尔还能听见远远传来牧女的歌声,绵绵起伏的矮丘之间有一方宛若平镜的湖泊,面积数百亩,湖泊四周数条小溪和河流,春天融化的积雪化作清澈冰寒的溪水淙淙流淌进入湖泊之中。

    湖泊和小河溪流之间散落着大大小小无数的毡房和帐篷,呈散射状辐射湖泊四周十余里的范围。

    这里就是月氏王庭所在地。

    在湖泊南面一片整齐的环形毡房中央,有一座最为高大的帐篷,高约六丈,占地足有三四亩,全部都是树木和牛皮构建,上面不光嵌有各种颜色的宝石,还用不同的颜料涂画着各种日月星辰以及怪兽的图案,大帐门前一堆石头砌成的巨大祭台,阔约十丈,上面矗立着一根狼皮大纛(dào),画着一个看似两个马头的奇怪图腾,加上大纛所在,使得这个极为奢华的帐篷有若鹤立鸡群一般特别醒目。

    整个月氏王庭驻地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无数牧民都脱下了厚厚的翻皮冬装,换上了短袄和皮褂在来来回回的奔忙,有老者在为牛羊马匹接生,有妇女在挤羊奶马奶,有魁梧的男子在骑马操练,还有孩童在照顾幼畜,但无论男女老少皆都心情舒畅,此起彼伏的叫嚷呼喊之声连成一片,响彻这片方圆数百里的草原大地。

    大帐附近聚集着上千身形彪悍身背弓箭的月氏武士,脸上皆都纹着奇怪的花纹,每人手上还牵着一匹高大的骏马,其中有些已经配上了如今大秦早已装备的高桥马鞍和马镫,虽然看起来做工粗糙,但作用却并无二致。

    从陈旭正式在大秦推行马鞍和马镫已经过去了快三年,加上两次匈胡战争之后,许多逃散的匈奴跑到月氏避难,自然也把大秦这种能够让骑手坐在马背上稳如泰山的装备传播出来,因此这种装备也开始在西域诸地出现,而月氏是西域最大的一个部族,与大秦也隔的最近,只要有心去弄,总会找到能够制作马镫马鞍的方法和工匠,只是工艺水平不能和大秦这种工业基础强盛的中原霸主相提并论而已。

    照猫画虎,总有那么几分相似。

    这就好像女人,关上灯蒙上脸,黑灯瞎火的其实跟美丑没啥关系,关键是能用就行。

    众星捧月的王帐之中,地上铺着厚厚的羊皮地毯,一个身穿翻毛羊皮长袍、长发披散面容威严的老者正盘腿坐在中央位置,面前粗糙的矮桌上摆放着牛角杯和大块炖煮的牛羊肉,两边同样盘坐着十多位装束各异月氏部落的首领,大部分都是中年人,也有几个相貌英俊的青年,头发颜色有红有黄有黑,但皆都披头散发,面前的矮桌上也摆放着差不多同样的物品。

    老者背后的帐壁上挂着几把青铜长剑和长戈,中央一个红色刺眼的双马图腾,图腾上方挂着一排野兽和牛羊的头骨,颜色惨白充满着一股浓浓的煞气,同时又带着浓郁的游牧民族粗犷野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