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王贲一副什么都随意的口吻,弄得陈旭和范采盈面面相觑,但陈旭却知道如果这些房产田产都处置完毕,至少是数千万钱的级别。

    因为随着咸阳人口越来越多,如今咸阳附近的地皮非常贵,田产和庄园更不用说了,一些有钱的商贾和豪门大户不喜欢经商,只喜欢购买田产房产,认为房产和田产才是最为稳固的资产。

    而且这个想法也不错,什么时代房子和粮田都是最紧要而且最保值的,中国人除开喜欢存钱之外,最喜欢的就是买田买房,一些大地主都是这样数代人慢慢积累出来的。

    因此对于王贲突然跑上门来自爆家底,而且要把这些田地房产都卖掉之后支持陈旭开发商业项目,弄的陈旭瞬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因此陈旭纠结了很久,最后只能认为王翦父子可能的确不善于经营商业,卖田卖房才是最败家子的行为,十多年依靠军功好不容易积累下来资产就这样卖难道不觉得心疼。

    “通武侯,若是您和上将军真的打算售卖田地房产,把这些钱投入到蹴鞠场和百货商场之中来支持旭的项目,旭感激不尽,但此事旭劝您还是回家考虑清楚再说,毕竟这些田地房产都是您和大将军浴血沙场用命换来的,若是将来有一个闪失导致我的这个计划失败不能挣钱,您的这些投资将会血本无归,到时候旭也赔不起损失!”

    陈旭犹豫之后开始推辞,毕竟这是一个商业项目,谁特么也不敢保证就一定能够成功,即便是百分之十的可能失败,他到时候也赔不起这么多钱,即便是赔的起,也一定会心疼的三年睡不着。

    “欸~,清河侯勿用推辞,钱财乃身外之物,我父子三人皆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莽夫,如今皆都功成名就,光是美原镇的食邑就足够支撑侯府的一切开销,咸阳的这些田地房产对我们并无大用,管理起来也颇为费神,贲来的时候父亲便吩咐过了,只要清河侯觉得能行就可以立即开始处置,贲今日来把这些田地房产的地契文书全部都带来了,稍后我取来就是!”王贲摆手说。

    “此事还是不要太过轻率,明日旭去美原镇拜访一下上将军在做定论!”陈旭摇头。

    “勿用,此乃家父亲自安排,贲今日也是奉家父之命前来与清河侯商议,临行之前父亲叮嘱贲说,这些钱财就当是回报和补偿清河侯当年对青袖的恩情,青袖虽是庶出,但却被皇帝封为公主,清河侯当初不计前嫌数次救她性命,可惜只怪她命薄无福跟随清河侯享福,贲也深为痛惜,此事就如此说定,侯爷也不用去侯府拜访,父亲眼下病重几乎无法见人,连陛下派去的使臣都不见,所以一切侯爷便自行安排,贲回去之后明日便安排人将府库中的钱款送去华夏钱庄让范娘子清点记账,一切都拜托清河侯了!”

    王贲说完站起来出门吩咐几句,一个侍卫出门很快带进来两个通武侯府的家仆,抬着一个大大的木箱放在陈旭面前打开,里面都是一卷一卷发黄的竹简,应该都是王贲所说的田地房产的地契。

    “清河侯,贲还要入宫去拜见皇上,就此告辞!”

    王贲也不再多做停留,留下一箱竹简只之后告辞,陈旭只好将其送到侯府门口,看着王贲带着一群护卫走远之后这才返回客厅。

    范采盈正在仔细翻看这些竹简地籍,其中还有数十卷皇帝当初封赏的谕令圣旨,皆都放在一起,明显是王翦父子铁了心要把这些东西一股脑儿的交给陈旭处置了。

    “侯爷,有了这些地籍和圣旨,这些田地和房产很容易就能售卖处理……”范采盈激动的看着陈旭。

    而陈旭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开始慢慢喝茶。

    他实在搞不懂王翦父子的想法和做法。

    即便是陈旭自己对这个百货商场的前景充满了美好的展望,只要大秦按照他的想法继续发展下去必然会是商业历史上一个开天辟地般的里程碑,但所谓人算不如天算,鬼知道这个商场开起来会不会挣钱,又或者多久才能开始赚钱,而王翦父子这十多年打仗辛苦搏杀得到的田地房产再怎么不赚钱,每年还是有十多万石的粮食收入,不下于一个中等县的规模,绝对算是一个诸侯级别的豪富,可以碾压几乎大秦所有的富豪商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