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最快更新帝国吃相最新章节!

    大湖附近一间宽敞的毡房之中,南图王和几个对大秦不满的部族首领正坐在一起喝着马奶酒。

    “大秦使者如此傲慢,竟然如此不把我月氏放在眼中,太可恨了!”一个首领狠狠的一拳砸在案桌上。

    “的确傲慢无礼,可是大王竟然无动于衷,我等也没办法!”另一个首领叹气放下牛角杯说。

    房间里安静下来,沉默很久之后南图王声音低沉的开口说:“大王老了……”

    此话一出,几个部族首领都一起看这南图王。

    “二十年前,我等都还年轻的时候,那时月氏也还在荒漠边缘,后来跟着大王东征西讨,陆续打败了林胡,打败了高阕,打败了兰加,打败了沙瓦和曲車,还打败了羌人的烧当、参狼、卑和等十多个部落,终于才抢到这片水草丰美之地获得如今的安宁生活,但自从在这里扎下王庭,大王便意志开始消沉,如今不光羌人都敢再次来抢我们的牛羊妇孺,哈鲁王被杀死了大王都迟迟不愿意去攻击那些羌蛮,要不是数日前羌人再次袭扰,大王根本就无动于衷,如今秦人又来了,今日当着我等十余部落的面杀死了数百人,而且还要威胁大王站起来迎接大秦皇帝的诏令,你们难道没有看见那些秦人士兵马背上的人头?那些都是他们沿途而来屠杀的我月氏族人,就这样被他们挂在马背上耀武扬威的穿行千里来到王庭示威,如果我等忍下这口恶气,他日大秦皇帝必然再派使者前来压迫我月氏贡献牛羊马匹甚至女人,若是长此下去,我月氏必成乌孙楼兰甚至羌人等部族的笑柄……”

    “但大王已经对秦人妥协,我等还能怎么办?”一个部族首领摇头说。

    “唉,算了,不说此事了,既然大王不准备攻击羌人,我等明日也散去各自回部落!”

    另外几个部落首领也都跟着叹气。

    “只怕诸位这一走,下次再次遭遇羌人和其他部族攻击,大王也会袖手旁观!”南图王喝着马奶酒幽幽的说。

    “南图王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一个部族首领疑惑的开口。

    “我方才说了,大王已经老了,快没有精力来帮助我们这些替他打下疆土和镇守各地的部族了,大秦使者前来,大王的精力必然会全部放到东面和大秦交涉,可能听从左平王的话去讨好秦人甚至向秦人俯首称臣,到时候我等还能有如今的地位吗?说不定大王会强迫我等将辛辛苦苦积累的大量财富都会被送去给秦人讨取大秦皇帝的欢心……”

    几个部族首领互相看看之后其中一个开口说:“那南图王认为眼下我们该怎么做?”

    “我们不能让秦人就这样将匈奴太子带走!”

    “南图王是说杀死冒顿?这样做有什么意义?或者说有什么好处?”

    “大王如今老迈不堪,只想过安宁平静的生活,但我月氏就是在不断的战斗中壮大的,夹在羌人,乌孙、大秦和匈奴之间怎么可能不打仗,如今匈奴被灭,大秦必然不会放过我月氏,此次派遣使者前来只不过是探视之举,讨要冒顿只是借口而已,一个丧家灭国的太子大秦要去何用,他们借讨要冒顿的机会探视大王的态度,如果大王态度强硬,大秦必然会小心谨慎,知道我月氏已经开始防备他们,而如果大王示弱,那么大秦便会提出更多无理的要求,大王必然步步退让,因此我们杀死冒顿,让大王交不出冒顿,这样大王就不得不对大秦使者态度强硬一些才能保住颜面,甚至我们还可以冒充羌人半路袭杀大秦使臣,如此以来大秦皇帝必然把怒火发泄到羌人身上,我们还能乘机抢占一些羌人的财物和地盘……”

    “嘶~~”几个部族头领都吸了一口凉气看着南图王。

    “我们月氏与大秦迟早都会有一战,如若大王不早做准备,等到大秦大兵压境,我们必然会像匈奴一般毫无还手之力,最后全部沦为大秦的奴隶甚至像冒顿一样的丧家之犬,此事并非我危言耸听,而是大秦如今已经开始在我月氏边境屯兵了!”南图王脸色阴沉的说。

    “真的?”几个部落首领几乎同时惊呼。

    “哼,我何必欺骗你们,我的部族就在最南边,和秦羌靠近,而且本王部族之中有诸多中原后裔,通习中原话,本王体内也有中原血统,对于大秦的动向也最为清楚,从一月开始,大秦便开始在边界的陇西郡和北郡召集大量刑徒民夫筑城围造兵营,最近听来往的货商说已经开始有秦军调集,这明显是大秦皇帝准备对我月氏动手,大王身在距离边境千里之外的王庭,对于大秦的动向也丝毫不闻不问,而这个时候大秦皇帝安排使臣前来的目的必然不是为了这个冒顿,而是想打听我月氏内部的情形,无论大王妥协也好强硬也好,大秦和我月氏之间都会有一场恶战……”

    “那……那我们必须把大秦的目的告诉大王好早做准备!”一个部族首领站起来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